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住房城乡建设访谈
 
 
何健:三万新村在变革中美丽
发布日期:2016年03月06日     文章点击量:1850
  

  近日,首届中国(天府)美丽乡村论坛在成都举行,四川拨得多个头彩,第一个完成全国农村光网建设,第一个通过国家农村生活垃圾收集处理验收,第一个推行城乡一体化综合改革试验,第一个创建旧村改造的“巴山新居”引领全国……。
  这许许多多的第一,这许许多多的美丽,从何而来?
  “谁播种美丽,谁收获美丽”。
  这是四川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厅长何健精妙绝伦的诠释。他说:“方兴未艾的新农村建设使巴蜀大地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从成都平原到盆周山区,从大小凉山到雪域高原,那一栋栋新村民居,那一片片农业园区,那一条条畅通道路,以及那一个个特色产业,正给广大农民带来幸福美好的生活,正引领农业、农村向着现代化的道路飞速前行。更可喜的是,目前,我省正在打造幸福美丽新村升级版,规划在2020年前建成3万个,占全省行政村的80%,为了实现美丽新村建设目标,其路径就是‘变革’,化蝶成蛹”。
  把美丽变成追求
  什么样的新村令村民向往?
  什么样的规划令村民憧憬?
  什么样的生活令村民幸福?
  何健说,这一个个大问号,严峻考验着四川各级领导的执政能力,如果决策稍有不慎,新农村建设就会成为镜花水月。
  带着这一个个问号,各级领导干部在雪山草地上、在盆地田野中、在群山峽谷里,爬山涉水,走村串户,听民声,察民情,聚民智,问政于民,问计于民,问需于民,思路理清了,政策明晰了,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。
  为了把美丽变成追求,作为中国美丽新村建设的四川实践,省委书记王东明在深入农村调查研究后,从“业兴、家富、人和、村美”四大追求出发,倾力打造新村建设“升级版”,把幸福美丽乡村建设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结合起来。“兴业”,是幸福美丽新村建设的基础和支撑;“家富”,是幸福美丽新村建设的核心和根本;“人和”,是幸福美丽新村建设的关键和生命;“村美”,是幸福美丽新村建设的形象和魅力。并确定把5000个村庄作为首批“升级版”的试点,强调要把此项工作纳入各级党委、政府工作议事日程,各地要列出幸福美丽新村建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。
  为了把美丽变成追求,省委常委、省农工委主任李昌杰从抓规划入手,在组织全省数百名专家实地踏勘,因地制宜推进乡村规划工作。一是确立符合农村实际的规划理念,按照“前庭后院、种瓜种菜,鸟语花香、鸡犬相闻”的农村特色,确立“宜聚则聚、宜散则散、适度聚居”的规划理念,总结推广了“小规模、组团式、生态化、微田园”的四川乡村规划模式;二是坚持以县域规划指导乡村规划编制,制定全省新村建设总体规划,强化县域规划指导作用,编制完成了176个涉农县(市、区)的县域新村建设总体规划,指导9万个村落编制了村庄规划; 三是强调三个基本原则:打破简单围绕公路建设的“夹皮沟”,提高村庄布局水平;打破整齐划一没有特色的“军营式”,提高村落规范水平;打破千篇一律高楼公寓式的“火柴盒”,提高民居设计水平。
  为了把美丽变成追求,副省长黄彦蓉未雨绸缪,特别警示对随波逐流搞“概念工程”或“政绩工程”,重眼前,轻长远;重建设,轻管理;重投入,轻效益;重城市,轻农村;重面子,轻里子的要坚决纠正,务必防患于未然,保持新村建设健康有序,又快又好的发展势头。
  把美丽变成富民
  何健说,美丽乡村非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及,美丽乡村不只是看上去很美,中看还要中用。“巴山新居”就是既好看又中用的典范。
  地处秦巴山区的巴中市,交通闭塞,与“贫困”紧紧相连,是国家重点扶贫地区。近几年来,巴中市秉持“产村相融”的发展理念,强力推进“巴山新居”工程,让大巴山农民的生活环境和生产方式发生了质的变化。以前散居的农民如今集中居住,新居的独栋小楼错落有致,电器、光纤、网络入户,环境雅致迷人,既体现巴山新居的人文居住风情,又充分保留最真实的乡土文化特色;既注重聚居点整体绿化布局,又突出公共服务配套设施的美观大方;无论在何处“巴山新居”参观,都能感受到统一标准打造的“新房舍、新产业、新设施、新村容、新机制、新风尚”,农民生活和生产方式有了全新的变化,土地被流转的村民,在村里招商引资的企业里当上了产业工人,土地未被流转的村民,各自发展特色农业,探索出一条多元化的富民之路。
  2013年金秋,省委书记王东明在“巴山新居”考察,但见“希望的田野上”一个个新村拔地而起,一个个种植基地五谷丰登,一个个养殖场六畜兴旺,兴家创业的理念在这片热土上激荡,他十分激动地说,“巴山新居”已成为四川推进广大农村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一大品牌,具有典型示范作用,表明贫困地区能办成的事,其他地方也能办到。
  以“巴山新居”为样板,在补齐农业这个短板上下功夫,全面实施扶贫解困、产业提升、旧村改造、环境整治和文化传承“五大行动”,让农民群众“住上好房子,过上好日子,养成好习惯,形成好风气”。
  实施“五大行动”,破解农村生活垃圾治理难题是场攻坚战。何健说,2007年,我省仅有4%的行政村对垃圾进行处理,农村环境卫生状况令人堪忧,96%的村庄“无分类意识、无收集设施、无转运设备、无保洁人员、无回收体系”和“垃圾围村、垃圾围路、垃圾围河、垃圾围房”,是当时的写照。经过7年的强力推进,全面出击,在全省农村建立起了与自身实际相适应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机制,带动了农村人居环境的明显改善,并正在向规范化、常态化、精细化目标迈进,目前,全省90的行政村生活垃圾得到了处理,率先通过国家验收。
  梳理我省农村生活垃圾治理的历程,既有量的扩张,更有质的提升,其中转折性、跃升性的可贵变化,主要是以绿化、净化、美化为追求,从治理脏乱差入手,实施农村环境综合治理行动,打出许多“好牌”,“龙鹄样板”是“王牌”。龙鹄村位于丹陵县城北6公里处,2009年前,因脏乱差而臭名昭著,垃圾围村,村民强烈呼唤“治”。
  谁来治?怎么治?钱从哪里来?
  村委会召开全体村民大会,一致意见:村民自治,当家作主。自主决策、自主管理、自主监督,把党和政府的意志变为群众意愿,充分激发了群众治理垃圾的内生动力。采取一事一议的方法,明确工作责任、收费标准、安全保障、社会保险、违约责任等,按照“谁受益,谁负担”的原则,以每人每月交纳一元钱的标准公开竞标,确定垃圾收集和常态保洁承包人,并与村委会签订承包合同协议。
  村民自治,解决了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处理难、减量难、监督难、常态保洁难等问题,具有实用性、全域性、自主性和长效性的特点,不仅改变了政府“大包大揽”的局面,而且充分调动了群众主人翁的责任感。目前,“龙鹄样板”在全省农村处处开花结果,面貌焕然一新。
  把美丽变成享受
  建设“幸福美丽新村”图啥?为啥?
  何健说,图的是,但愿苍生添福祉;为的是,共享发展惠民生。这种“以人为 ,民生为重”的理念,已成全省新农村建设的路径,把群众的愿望当作第一信号,把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置,把群众的满意作为第一追求,蔚然成风,围绕民生着力建设“特色产业富民,新村建设惠民,基础设施利民,公共服务便民,创新管理安民”等五大民生工程。
  最难的民生工程莫过于彝、藏民族地区的牧区,有58万多牧民,其中10万人无定居,与马、牛、羊为伴,游荡于大草原,过着半原始社会的生活,另处48万人半定居或仅有简陋的住所。
  省委决定开展牧区定居行动计划,从2011年起,用4年时间,在29个牧区县规划建设1409个定居点,配套建设道路、饮水、电力、通讯等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,大力发展与牧民定居生活相适应的教育、卫生事业和特色产业,从根本上改变牧民的生活生产条件。
  4年过去了,幸福的花儿在牧区群众的心田里绽放。58万牧民有了新生活,从祖祖辈辈游牧到定居下来享受现代生活,从挖药材、放牧的高原孩子到定居点学校上学,从无奈忍受大骨节等地方病到享受新型合作医疗。“老百姓再也不愁看病难、住房难、上学难、挣钱难了,这样的好日子过去做梦都不敢想”。甘孜州炉霍县80多岁的藏族老人益嘎道出了全体藏民的心声。
  何健说,我省新农村建设中的短板都是令民众揪心的痛点,对准痛点下药方,一个疗程接着一个疗程医治,让痛点逐步袪除,才能产生更多让民众共享的实惠。成都市生态移民富民工程就是从痛点入手,“手到病除”的成功案例。236平方公里的龙泉山脉中段山区,46个村的8.4万农民世世代代散居在这里,村民面临就医难、行路难、就学难、致富难等九大难题,山区生态脆弱,地质灾害点多达411个,群众渴望彻底避险。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成都市积极实施生态移民富民工程。目前已有9个山区村的3万农民下山进城安居。下山后的农民后顾之忧如何解决?“三大保障”使其安居乐业,一是居住保障,人均享受免费35平方米的住房面积和10平方米的经营性用房面积;二是就业保障,组织就业培训,让农民至少掌握1至2门适用技能,并根据其技术能力,解决工作;三是社会保障,农户购买城镇职工养老保险费用,全部由开发实体支付,预计退休后,每月可领到1100元以上的养老金。
  生态移民富民工程使农民充分享受到改革红利,农民搬迁至异地不以放弃原有利益为代价,农民的各项权益不因居住地改变受损失。而对广大农民来说,他们收获的是城乡基础设施、城乡公共服务、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等诸多利好。(薛学轩 张明建)

 
 
 
主办单位: 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 承办单位: 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信息中心 常年法律顾问单位: 四川开平律师事务所
址: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36号 址: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36号 备案序号: 蜀ICP备12001051号
编: 610041 编: 610041  访问统计: 280717622